網癮正式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精神疾病

網癮診斷標準的誕生地

抑郁癥治療康復中心

Depressive disorder

抑郁癥治療康復中心
陶然:抑郁癥的病因及發病機制
發布時間:2015-05-15 16:31:02 來源: 中國青少年心理成長基地

伴隨著抑郁癥的發生,患者可產生更大的心理壓力和社會功能障礙,影響其生活并加劇抑郁癥狀。以往有關抑郁癥的研究將其病因歸結為心理、社會和生物學因素,并把抑郁癥歸屬為一種腦功能性疾病。抑郁癥發病機制主要涉及單胺類神經遞質、神經內分泌、神經元損傷和細胞因子等。筆者認為,應將抑郁癥的病因歸結為遺傳因素、壓力(應激)因素、性格(人格)因素、過敏因素(尤其是食物過敏因素)、濫用抗生素或止痛藥、肝臟解毒功能下降、偏食或厭食等因素,并把抑郁癥看作一種代謝性疾病。

一、遺傳因素

抑郁癥患者子代患抑郁癥的風險是健康人子代的3~4倍,說明遺傳因素對抑郁癥發病有較強的影響。同時,若父母在17歲前患抑郁癥,子女患抑郁癥的風險最大,提示早發型抑郁癥比晚發型抑郁癥有更高的遺傳度。雙生子研究發現,遺傳因素對抑郁癥發病的影響遠大于對兒童的影響 ,并隨著年齡的增大表現出越來越強的遺傳性,青春期晚期的遺傳性與成年人相似。寄養子研究中發現,抑郁癥患者領養子女患抑郁癥的風險比健康父母領養子女罹患抑郁癥的風險高,而抑郁癥患者的親生子女與未患抑郁癥者親生子女罹患抑郁癥的風險無統計學差異,這一結論闡釋了環境因素在抑郁癥發病中有重要作用。其實,父母提供給孩子的家庭環境與父母的遺傳特征是緊密相關的,寄養子研究結果中環境的作用實際包含了基因的部分作用,雙生子研究中得出的遺傳度實際也包含了非遺傳因素的作用。因而,在解釋遺傳和環境對抑郁癥發病的影響時,基因和環境因素常常同時存在。目前,關于遺傳對抑郁癥發病的影響仍沒有一致的結論,需進一步研究。

二、壓力(應激)因素

抑郁癥患者承載著來自自身、家庭、學校和社會等方面的壓力?;颊咴谌穗H交往中較敏感,人際交往中的慢性或嚴重的應激生活事件對抑郁癥發病具有重要的影響。抑郁癥患者會出現下丘腦-垂體-腎上腺軸(HPA軸)調節異常,造成神經內分泌激素紊亂。機體在應激狀態時,下丘腦促腎上腺皮質激素釋放因子(CRF)的合成和分泌會增加以增強身體對有害應激的耐受力;同時,血中糖皮質激素(主要是皮質醇)的分泌增加,可反饋抑制CRF的分泌,達到機體的穩態和相對平衡。抑郁癥患者的地塞米松抑制試驗證明,由于HPA軸高活性,檢測到的皮質醇含量過高,地塞米松試驗陽性,提示糖皮質激素對HPA軸的負反饋作用存在缺陷。

胃腸道是對應激反應最敏感的器官之一,當患者所承受的壓力作為應激源并長期處于此狀態時,乙酰膽堿及神經降壓素可通過直接或間接作用影響腸黏膜上皮細胞,使腸黏膜上皮受傷;其次,當糖皮質激素增多時,會使具有胃黏膜保護性作用的PGE2減少,抑制黏膜上皮細胞的修復能力,加重應激性潰瘍的產生。當胃、腸黏膜受損時,胃腸道所具有的防止異物入侵的屏障功能減弱,毒素或炎性介質通過血液進入肝臟時,會加重肝臟的代謝負擔,導致肝臟解毒功能下降,使毒素或炎性介質通過血液進入大腦,造成神經細胞DNA的氧化損傷,是產生抑郁癥的重要因素之一。

三、性格(人格)因素

抑郁癥患者具有情緒不穩定、敏感多疑、人際關系緊張、退縮回避、自我價值感低、自卑感強、缺乏自信的性格特點。同時,具有神經質、完美主義、高依賴和高自我批評等人格特質。并且,某些特質對抑郁癥的發作、病程和治療效果都具有影響。因此,性格(人格)因素也成為抑郁癥發病的重要危險因素。

四、偏食、厭食因素

近年來,飲食在抑郁癥形成和防治中扮演的角色逐漸受到關注。經常食用人工合成食品或“垃圾食品”的患者會比飲食均衡的患者表現出更多的抑郁癥狀。西班牙的一項研究發現:食用快餐或商店出售的烘焙食品與罹患抑郁癥之間存在著直接的聯系;另外,經常以快餐為食的人患抑郁癥的概率比那些不吃或極少吃快餐的人高出51%;即使少量進食這類食品,也會明顯增加抑郁癥的發生率。

青春期是個體生理尤其是神經細胞發育的關鍵時期,對營養物質的需求量急劇增加,偏食或厭食極易導致某些維生素、礦物質或蛋白質的缺乏,增加抑郁癥的發病風險。維生素C對機體內的氧化還原過程起重要作用,維生素C的缺乏會影響酪氨酸和苯丙氨酸的中間代謝,而酪氨酸是生產去甲腎上腺素的原料,去甲腎上腺素是機體內重要的神經遞質,它的下降可引發抑郁癥。其次,葉酸缺乏會干擾兒茶酚胺和5-羥色胺的合成從而引起抑郁癥。偏食、糖類食品攝入過多等可導致維生素B1缺乏,從而可引起抑郁、易激惹、情緒不穩等癥狀。另外,體內色氨酸可轉為煙酸,而營養攝入不足或缺乏均會使煙酸缺乏,導致明顯的抑郁狀態。偏食或厭食會導致鋅、鐵等人體內重要的微量元素缺乏,導致內分泌腺結構異常和神經系統功能紊亂,最終導致抑郁癥的產生。

五、過敏因素

在食物消化過程中,大塊的食物分子只有被降解為簡單的氨基酸、脂肪酸和單糖才能進入人體,其他任何大分子都被認為為異物。未被消化的食物或滲漏的腸壁,給食物大分子與免疫系統接觸提供了機會,易引發過敏反應。然而,當今社會天然食品越來越少,人工合成的食品含大量色素、添加劑等難以降解消化的大分子物質,易引發食物過敏反應。食物消化吸收過程中,胃腸道會吸收一些有害物質進入身體。正常情況下威脅身體的物質會被清除,而食物過敏實際上反映出腸道、肝臟的某些功能異?;驕p弱。當毒素隨著淋巴細胞和血液滲入腦組織,可造成壓抑、煩躁、昏昏欲睡、失眠健忘等癥狀的出現。臨床觀察到大部分抑郁癥患者有因食用如雞蛋、牛奶、小麥和蛋白等造成胃腸道過敏的現象。過敏導致“腸漏”現象的發生,也是引發抑郁癥的重要因素之一。

六、濫用抗生素或止痛藥

2011年10月中國衛生部表示,患者抗生素的使用率達到70%,是歐美國家的兩倍,但真正需要使用的不到20%,預防性使用抗生素是典型的抗生素濫用。另外,飼用抗生素被動物攝人后,未排出的抗生素殘留在動物體內仍有抗菌作用,最終隨動物產品成為人類的食品,造成機體的不良反應。某些飼用抗生素在動物食品中殘留,引起過敏反應的威脅較大。人體過量的抗生素代謝和殘留會引起胃腸道的菌群失調,損害小腸上皮黏膜,使得毒素易隨血液進入大腦,造成神經細胞的損傷。同時,抗生素濫用導致的胃腸道菌群失調使胃腸道的吸收和消化功能減弱,導致合成5-羥色胺、多巴胺、去甲腎上腺素等神經遞質所需營養物質的吸收和消化異常,致使相關神經遞質的合成受阻,引起抑郁癥的產生。

另外,水楊酸類、阿司匹林、消炎痛等止痛藥物可刺激胃黏膜,引起胃腸道出血或潰瘍,導致胃腸道免疫和屏障功能減弱。致使毒素或炎性介質經肝腸循環后仍可形成對腦神經細胞的損傷,最終引發抑郁障礙。

七、肝臟解毒功能下降

壓力因素、過敏因素、濫用抗生素或止痛藥等因素都會使胃腸道發生不同程度的糜爛和慢性炎性反應,而胃腸道的感染或遭受病菌侵襲都可能導致腸漏綜合征,造成毒素的產生和堆積,使得腸道屏障毒素和炎性介質的能力減弱,導致毒素或炎性介質進入血液。肝臟作為人體最大的解毒器官,由于腸內毒素堆積引起肝臟負擔加重,導致肝臟解毒能力減弱,造成毒素隨血液進入大腦,最終導致神經細胞的損傷。有關腦結構的神經影像學研究顯示,抑郁癥患者海馬萎縮總體積減小,其可能原因與海馬神經可塑性遭到永久性破壞有關。另外,多次發作的抑郁最終會使壓力相關的神經毒性破壞杏仁核導致其體積減小,海馬和杏仁核體積的萎縮也佐證了抑郁癥患者神經細胞的損傷。

抑郁癥的病因和發病機制中諸多因素使5-羥色胺、多巴胺、去甲腎上腺素等相關神經遞質的合成代謝出現異常。其次,情緒低落作為抑郁癥的特征癥狀具有促進脂質過氧化的作用;另外,抑郁作為一種強烈的應激反應,可引起DNA氧化損傷造成核酸氧化分解增多,導致高血尿酸,呈現出核酸分解代謝異常。抑郁癥患者存在較高的血尿酸水平,已有研究建議把血尿酸作為早期抑郁癥檢測的有效生化指標。鑒于合成和分解代謝異常與抑郁癥密切相關,筆者提出抑郁癥是一種代謝性疾病的新觀點。

我們提出抑郁癥是一種代謝性疾病的觀點得到了國際同行的高度認可,被評價為“杰出的創新,對抑郁癥的治療有重大貢獻”。以上文獻已發表在SCI期刊上。

   

北京榮格健康咨詢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京ICP備18057725號-1
河北20选5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