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癮正式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精神疾病

網癮診斷標準的誕生地

家長培訓中心

Parents in class

父母微課堂
兒童離不開游戲 重在選擇
發布時間:2017-02-10 11:24:47 來源:中國青少年心理成長基地

                                       兒童離不開游戲  重在選擇         

    古訓言:玩物喪志。曾幾何時,一個人玩耍享樂似乎成為墮落的代名詞,好像在可恥可悲地放縱自己,不求上進,應該遭到蔑視和拒斥。其實懂得享樂,給自己的生活創造更多愉快體驗,也體現了一個人作為一種整體需要的完善,它是人的一種審美狀態。 
  完全意義上的自我放縱則是純粹單一需要的極端發展而造成的失衡狀態,所以享樂和縱欲并不能同日而語。很多媽媽像防賊一樣提防著孩子從事玩樂活動,讓學習占據著生活中的大部分時間,也讓孩子美好短暫的童年失去了游戲的陪伴。 
  著名精神分析大師弗洛伊德也曾指出,遵從本能的快樂至上原則驅使兒童熱愛游戲,游戲為兒童提供一條滿足愿望和應付挫折的途徑,游戲能使兒童緩解在現實生活中的緊張和拘束,獲得想像中的滿足與快樂,是孩子發泄情感的途徑。所以兒童與游戲之間有一種天然的親和力,兒童離不開游戲。 
  從前我們的家庭追求“多子多福、兒孫滿堂”的幸福,作為多個子女的父母可能沒有精力過多管束每個孩子,這些孩子倒有更多自由支配的時間。同時,因為生活狀態不一樣,子女們有更多機會接觸天然質樸的游戲方式。如跳橡皮筋、跳房子、砸沙袋、拋石子、跳繩、踢毽子,或者三五成群跑到小巷里滾鐵環、抽陀螺等游戲項目。 游戲的同時,也是人際互動最好的形式。
  現在的孩子大部分是獨生子女,可能國人有養育多個子女的經驗,卻沒有養育獨生子女的經驗,恨不得把這唯一的小寶貝給盯牢了看穩了,學習也成為孩子們生活的重中之重,但教育學家指出,學習不是少年兒童生活中的唯一重心,應該逐漸發展為學習與玩樂兩極的對話所替代,著名教育學家杜威曾說:“如果教育并不提供健康的休閑活動的能力,那么被抑制的本能就要尋找各種不正當的出路,有時是公開的,有時局限于沉迷想像。教育承擔著比適當提供休閑活動更加嚴肅的責任:不僅是為了眼前的健康,更重要的是如果有可能,是為了形成對心靈習慣的永久的影響。” 
  其中所言的“休閑活動”指的就是游戲,意即為兒童提供游戲是教育最嚴肅的責任,是“對心靈習慣永久的影響”。不用擔心“玩物喪志”,因為純粹游戲的需要在人的成長過程中會慢慢縮小它的顯在空間,但個人游戲精神的成長和保留卻形成了人對生活的態度,提供了注重過程體驗的生命態度,并持續發生作用,而“科技含量”日漸增高的現代高級玩具似乎也讓孩子們更為孤獨了。 
  在基地接受治療的很多孩子,在童年時代沒有獲得足夠的人際互動的游戲生活,也沒有不受限制地體驗到快樂的游戲精神,自然也沒有機會從盡情的嬉笑逗樂中習得社會規則、獲得自我意識、感受社交友情等,他們轉向的是孤獨的自我封閉網絡游戲。在網上孩子們還能按照自己的需要,喜歡、向往扮演一個滿意的角色,現實生活中的缺憾和不足,可以通過網上制造出的虛擬來彌補。

    所以很多孩子沉溺網絡,健康的游戲被網游取而代之,游戲的價值消失殆盡,網絡成癮問題隨之成為社會問題。

    時代在進步,發達的社會帶個人類一個異彩紛呈的新世界的同時,我們更得學會選擇,懂得取舍,為自己負責,更為后代負責

    讓每一個生命返璞歸真,回到真實的原貌,假如過于拘泥于某種價值,會失去彌足珍貴的自由,陷入深刻的痛苦和焦慮,無法窺見那神秘生動、和諧順暢的自然之美。 
  人生不是游戲,但有時未嘗不可開懷暢想那人生旅途的逍遙游呢,看你如何選擇!  

 

 

 

 

 

 

北京榮格健康咨詢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京ICP備18057725號-1
河北20选5中奖规则